莲落无声 1-2

连己赶到京郊时已是正午时分。头顶日头毒辣,足下沙土烫人,再赶下去怕是人也要焦了。连己迟疑了一下还是进了方圆数十里内唯一的茶棚,拣了个角落里的座头歇了,小声吩咐殷勤上茶布点心的摊主兄妹汲上些凉凉的井水。兄妹二人偷偷打量客人后对望了一眼,转身各自忙碌去了。

等那身形瘦小的村姑端着木盆回来时,连己已摘了斗笠拿在手里扇得呼呼作响。没了斗笠的遮蔽,小村姑不禁仔细打量起来。连己被她瞧得有趣,便也打量起这村姑来,只是这少女身量未成,应是尚未及笄,面色黄弱,微露先天不足之态,便冲她露齿笑了笑。那少女红了脸,羞涩留下木盆转身而去。连己更是觉得好笑,推开淡而无味的凉茶,解下身后背负的葫芦,镇于水盆之中——解暑果然还是要冰镇过的竹叶青,小茶摊无处寻冰,新汲的井水倒也还罢了。

饮着酒的当儿,茶棚里客人也越来越多,想是午后天气越来越热的缘故。只是进城的客人明显远远多于出城的,江湖侠士打扮的也远远多于贩夫走卒。连己皱了皱眉,难道消息传得这么快么?不由得加倍留心周围茶客言论。

继续阅读 »

有关于别人幸福的对子

朋友的朋友去相亲,男的出了个对子让她对。那上联是李清照的渔家傲……结果这就成我的任务了——虽然我很想吐槽这那里是找老婆分明是找私塾先生。

完全取自渔家傲上联:
九万里风鹏正举,风休住,蓬舟吹取三山去。

我续貂的下联:
三更时云月未拨,云且过,金盏饮对九霄酌。

不工整……但是我本来也不是文采高的人吧- -

星月琥太郎名字衍生物

由于最近流行SS,狐东篱把不知火一树扩成一句诗:“不知何处烟火,一夜霜雪满树。”再然后,他同学仿写了星月琥太郎:“疏星残月,琥珀曲蘖,太苦,玉郎此去何归处。”我一不小心就囧了,吐槽说,后面何不改成“太囧,郎与你同咏”算了|||||

于是顺口绉了几句:

星稀月朗,琥珀流光,太液银潋,执手檀郎。

星稀月朗,琥珀流光;太液舒银波而玉潋,檀郎袖盈风而蕴香。

后面那个伪赋体请无视- -

篡改赤壁赋一段

刚刚逛到菖蒲志异吧的时候看到有人秀马甲→【
“一苇长歌书妄言”,很感慨这马甲,于是篡改版赤壁赋脱口而出:

……纵一苇之所如,凌万顷之茫然;放长歌之悠远,书妄言之情酣。烈烈乎御风,飘飘而欲仙。

我看我是疯了……

潜伏与牺牲

这些天断断续续地作着一系列的梦。我是个像地下党那种信仰坚定的间谍,打入了一个学校或者频频需要在一个教室一样的会议室开会的机关、执行某个任务。机构里,周围同时打入了很多身份相似的同伴,我是他们的领导者,机构一直怀疑中间有间谍,只是无法确认。前些天的梦里断断续续地和他们一起做过很多事,对那些成功的大事的记忆已经很模糊了。

继续阅读 »

中秋贺词一联

遥知千里同明月,清辉一片寄相思。

给dgm吧宣传图的。同时祝中秋愉快。

继续阅读 »

荷不语,何不语

我知道自己不够坦荡,总是有顾忌,不肯坦然说出所有,比如我现在左耳内肿得几乎什么也听不见,右耳也只是不时听得到,比如我这会儿在低烧,半点精神也没有,比如家人病情恶化,我难过得想着为什么倒这个霉的不是我这个一无是处的废柴,比如……我做不到谎称自己健康自己没烦恼,但我可以尽力回避这些话题。我知道自己对别人说不出这些事实的原因,我怕麻烦,我怕给别人添麻烦,我怕或怜悯或歧视的目光——确切地说面对歧视反而坦然,因为我没做错任何事,我甚至可以骄傲的怜悯对方世界观的扭曲,虽然扭曲的世界观也有它存在的意义我应该没资格为其惺惺作态。

继续阅读 »

DIY牛仔发卡一枚

下午的产物——卡子上的装饰掉了,我就干脆给它改头换面了。

布是从穿着长的牛仔裤裤腿上剪下来的。其他材料么……针线剪刀、蜡烛、胶水。当然蜡烛不是用来滴的是用来燎布边的……由于布太厚,边折回去缝太厚,难看;明线码边太傻,还是难看……只好燎成这样黑糊糊的了- -

图片 011

继续阅读 »

很糟糕的对句

起因是小四找我聊古体诗——当然我这个附庸风雅的人其实是完全不懂诗的。本来在说他的一首新作的炼字问题,不知怎么就说起我那联一年多也没续上的诗了,接着小四就说他有个三年也没对上的对子,于是我就试着对了一下。

小四下联:
六盘山下六盘水 海河江溪湖泊

我的上联:
牡丹江畔牡丹峰 峻岭岗崖山岳

前面顺口绉的脱口而出——当然是因为我忽略了“六”这个数字因素;后面的山倒凑了很久,还是不好,应该重新排列一下大概。
这对子对得不好,有机会重对。

不如去睡觉

写出来的东西总会被人看到,不写出来迟早有一天全部忘掉。文字写出来就是要人看的,没有人看它就失去了本来的意义;但是如果无法让看到的人愉快、就会让人心生厌憎,它的意义就变成了写字的人自取其辱。既然是让人厌恶的东西为什么又要写出来?那样的东西被忘掉又有什么可惜?是为了不想生命中的任何一段变成空白吗?但是浪费时间记录下来了也只是给自己有限的几十年里提供一个随时都可以回头翻找却不一定真的去翻找的机会吧?不靠记录就记不下来的东西真的有价值浪费时间精力去记录回头去翻找吗?地球也好人类也罢本来就不是永恒的,保留下来那些废物东西有什么意义?保留下来又会有人去看那种恶心的东西吗?既然如此都是浪费生命为什么不去睡觉?不如去睡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