莲落无声 1-2

连己赶到京郊时已是正午时分。头顶日头毒辣,足下沙土烫人,再赶下去怕是人也要焦了。连己迟疑了一下还是进了方圆数十里内唯一的茶棚,拣了个角落里的座头歇了,小声吩咐殷勤上茶布点心的摊主兄妹汲上些凉凉的井水。兄妹二人偷偷打量客人后对望了一眼,转身各自忙碌去了。

等那身形瘦小的村姑端着木盆回来时,连己已摘了斗笠拿在手里扇得呼呼作响。没了斗笠的遮蔽,小村姑不禁仔细打量起来。连己被她瞧得有趣,便也打量起这村姑来,只是这少女身量未成,应是尚未及笄,面色黄弱,微露先天不足之态,便冲她露齿笑了笑。那少女红了脸,羞涩留下木盆转身而去。连己更是觉得好笑,推开淡而无味的凉茶,解下身后背负的葫芦,镇于水盆之中——解暑果然还是要冰镇过的竹叶青,小茶摊无处寻冰,新汲的井水倒也还罢了。

饮着酒的当儿,茶棚里客人也越来越多,想是午后天气越来越热的缘故。只是进城的客人明显远远多于出城的,江湖侠士打扮的也远远多于贩夫走卒。连己皱了皱眉,难道消息传得这么快么?不由得加倍留心周围茶客言论。

继续阅读 »

闲花风云录·前传+1-3章

前传·风荷


却道升平年间,三晋有个奇人,姓骆名尽,自号“闲花主人”。

这骆家本是皇商,家资雄厚、财路广通,偏又世代习武,竟是个武林世家,黑白两道都要让他们三分。到了骆尽这一代,他本是长房长子,却不善理财,独好琴棋书画文章武艺这般副业;学了这些又不去考状元武举,说是那些虚名浮利都不值得去消耗生命。骆老爷子恨铁不成钢,无奈之下竟不去管他,将家业尽数传与了次子骆极。

那骆极总觉得于兄长有愧,就不吝在他身上花钱,任由他挥霍。于是这骆尽索性常年离家远游,花银子就如流水一般,一路游山玩水一路收集大量的琴谱棋谱武林秘籍。因路上携带不便,这骆尽一头走,一头记,竟将这一众书谱尽数记在心里。

这骆尽本是一个奇才,那数不清的书籍谱子在他心中融为一体,琴棋武艺皆登峰造极,成为一代宗师。加之其为人十分古怪,有时行侠仗义,有时却又去相助恶人,一时间“闲花主人骆尽”大名传遍江湖。晚年,闲花主人退隐江湖,说是要将一生所见所闻所学所用记成一本《闲花集》,至于这书成与未成,却是无从得知了。

这闲花主人骆尽,早年娶有一妻,生有一子骆华,是乃叔管家理财的得力助手,素为骆尽不喜。骆华无子,晚年方得一女,爱若珍宝。这位骆小姐百伶百俐,行事不按常理,大有乃祖遗风。十六岁上与一位落拓江湖的穷书生相识,竟私定了终身。骆家自是不满,出面干涉。这骆小姐表面应承家里,却趁人不备随那书生走了,从此再无音信。

自骆小姐离家十年后,骆家因朝里的靠山靖安老王爷坏了事,就此一败不起,骆家后代也渐渐都不知所踪,偌大一个骆家竟似平地消失一般无影无踪了。

继续阅读 »

Tag : 闲花风云录

墙角的蒲公英

蒲公英

小巷深处的墙角里有一棵蒲公英。它生长的地方阴暗潮湿,没有阳光,也没有风经过,整整一个春天,都只有它自己。当然,偶尔也会有一只小虫路过,可是,还来不及打一个招呼,小虫就已经匆匆的爬走了。但是,蒲公英并没有绝望,因为它的心里还有一团暖暖的东西,虽然很微弱——它在等待爱情,它相信那一定是美好的。

夏天来了,蒲公英开出了黄色的小花,它开始觉得自己也是有一点点美丽的。可是,爱情呢?是不是应该在自己最美丽的时候来临呢?它开始在心里满满的装上温柔、宽容、体贴……满到快要溢出来。它虚掩着心门,等待着某只愿意在门板上停留的手……它等到了巷口柳树上知了遥远的自娱叫声,等到了屋檐上的流水带来又带走的柳叶,它甚至等到了一只在它叶子下面避雨的蚂蚁——可是它还是没等到爱情。于是,夏天,热闹的夏天,在看不到边界的等待中被时间拖走了。

继续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