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曾别梦斜阳(《银魂》同人·橘子生日贺文)

坂田银时

又是那片夕阳。

赤色的光芒鲜血般浸透了整个原野,融化了原野里的所有生命。

又是那名少年。

银色的卷发在风中微微跳动,嘴角的笑保持着温柔的弧度。

又是那句未听清的回答。

少年的嘴唇微微翕动,眼睛藏在夕阳的阴影里,看不清留恋。

又是那个渐渐远去却似乎有话要说的背影。

翻飞的衣角扯住了未出口的呼唤,那个背影终于被耀眼的夕阳完全吞噬。

夏音伸出手,却只抓到一把夕阳,热得烫手,冰得揪心。

平静的合上眼睛,赶走了燃烧的夕阳,无声的呼唤眼泪来洗掉这些过激的温度……




“夏音,夏音。”

“夏音,三木夏音!”

从无底的黑暗里传来呼唤。夏音感到自己被一个力量扯住,越过了黑暗,之后,眼前一片光明,光明里是两名神情担忧的女子。

夏音笑了,脸上还挂着梦里的泪水。我还有亲人,我亲爱的炎冰,我亲爱的依依。

“夏音,你还是……”依依刚开口,却看到炎冰正以不易觉察的幅度摇头,只好叹了口气,不再说话。





沉默间,门铃响起。依依转身离开,玄关处响起了开门声。

“真选组例行检查~”一个懒散的少年声音传来,“……是你?!”

“啊啦~你不是那个腹黑小鬼警察么?……哦呵呵……你还好么?”依依似乎在笑。

“当然好啊~我怎么可能被你这种黑心混蛋欧巴桑炸死~”少年用平静的声音说出恶毒的话。

“总悟!”一个低沉的声音响起,似乎在阻止什么。

接着,夏音和炎冰听到了拔刀的声音。两人对望一眼,也走了出去。





出现在两人眼前的是几名身穿黑色制服的真选组警察。为首的是名十几岁的少年,正阴笑地握着拔出了一半的佩刀,还好他身后一个叼着烟的青年拉住了他。

依依微笑着站在他对面的玄关处,并未闪避。

“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怎么会得罪流氓警察的?”炎冰皱着眉,无视那群处在暴走边缘的警察们。

“嘛……我只是拾金不昧而已嘛~”依依一脸无辜,“前些天在丸子店帮工的时候,看到这小鬼把一颗像是炸弹的东西遗忘在了那边那个烟鬼的口袋里,于是我就赶在那个小鬼找借口离开前把那个东西放回到他的口袋里了……”

一句话还没说完,炎冰望着少年身后忍笑制止住他的警察,有点诧异的问:“你是土方?原来你是流氓警察,难怪从不提自己的职业。”

“喂!练剑还用提职业吗?!而且谁是流氓啊!”被称为土方的警察青筋暴起,“这次是总悟不对,你们只要出示一下身份证件就可以了。”

夏音连忙摸出皮夹找证件:“我们是刚刚从乡下的道场里独立出来闯的……”

“啊嘞?”那个刚收起佩刀、名叫总悟的少年把头凑了过来,一把夺过皮夹,指着里面那张照片,“这个人是老板吗?原来也是熟人啊,那就好说了,这次……”

夏音呆住了,这些人认识他吗?不,应该只是巧合……可是该不该问一下……

重重的关门声响起,夏音被吓了一跳,回过神的时候,身边已经只剩下一副了然神情的炎冰和依依,想询问也已经迟了。





夕阳下,银发的少年轻声回答,然后转身离去……


又是这个梦。自己最近是怎么了……黑暗中,夏音又被推醒,眼前依然是那两张温暖的面孔。

“生日快乐,夏音!”炎冰微笑着。

……是我的生日吗?原来是这样啊……夏音对那个反复出现的梦恍然大悟。



十年前的今天,他抽身离开,自己没有挽留,不,是自己认为自己没有理由挽留——他的伤早已痊愈了——于是,他转身离开了。

夏音突然明白了——

原来,那个背影确实有话要说,那个背影其实很落寞,而自己,整整十年后才懂得……

原来,那个声音真的是在说不舍,那个声音的主人真的喜欢她,而自己,整整十年后才听清……


“生日快乐,夏音。”依依笑着递过来一个红色的信封,“你的生日礼物哦~”

夏音讷讷的接过,依依又眨了眨眼:“是坂田银时的电话地址和照片哦,小总给我的,绝对正版~”

“还有绝密情报哦!”炎冰也眨了眨眼,“土方说,坂田银时正在忙着对付巨坑星王女童雪沫,应该会需要帮手哟~”

“我作证,小总说过他想以个人身份去帮忙,可是恐怕人手依然不够,我也跃跃欲试呢~”

“你们……你们最近这一段总是很晚回家就是因为这个?两个混蛋!干嘛不早告诉我!”

“刚得到的情报嘛~”

“你不快去联系居然有闲心吐我们的嘈~”

两人嗤嗤笑着。



夕阳下的万事屋被镀上一层金黄——江户的黄昏果然与乡下不同呢!夏音把手指放在门铃上,听到里面隐隐传来一个男孩子和一个女孩子拌嘴的声音。

一阵鸽哨声飘过,夏音仰起头,目送那一群希望振翅飞过。那一瞬间,夏音觉得自己好幸福。






附CAST :

三木夏音:希望如鸽(橘子)
炎冰:炎の冰/黑暗鸣奏曲(猫子)
依依:一一风荷举(在下)


特别客串:

巨坑星王女童雪沫:童雪沫(小雪)

2007.12.01

Tag : 一一风荷举

留言

发表留言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