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之莲(穿越·拉骸·床生日贺文+图)

火之莲

“崩坏的时刻就快了吧……”持续崩坏的方舟内,拉比烦躁地说道,手臂重重挥开了对着自己面孔弹过来的碎石。

“师父——!!”身边的亚连焦急地看了一眼拉比,大声地提醒库洛斯元帅。

库洛斯元帅久战不下,他应该也清楚事态的紧急:“切,不快点的话可能就会赶不上时间了。”

拉比的直觉让他觉得事情恐怕远不止这样不顺利——今天总是有不妙的预感。

果然,突然生变,狂风里石块瓦砾一阵飞舞,转眼间,缇奇被扛在了一个人的肩上,与此同时,拉比听到了库洛斯微微诧异的低沉声音:“这不是……?”

——千年伯爵?吃惊。

更无奈的是,千年伯爵的出现竟然加速了方舟的崩塌。

——得保护不能使用圣洁的李娜莉和还不会使用圣洁的赵志,啊,亚连也很累了,也要随时留意他……
“哇!”正在走神的拉比只感到脚下突然一空,竟然掉了下去!

——不妙的预感应验了?

“伸!!”情急之下,拉比一把抓住一起落下的赵志,伸长了随身不离的锤子。

——我的圣洁很有用啊,他长吁了一口气。

“拉比”!上方传来亚连焦急的声音,亚连牢牢地握住了锤子的另一端——好兄弟撒~

——可是……今天果然不顺啊……

圣洁在眼前碎掉的那一瞬间,拉比定定地看着自己和生相连的那根弦,一声清响,断掉了……锤子两端的人惊恐的瞪大了双眼——

“切……承受不住缇奇的攻击而坏了吗……”这是……生命走到尽头的恐惧?“到极限了吗……可恶……”

锤子的碎片就在自己的上方翻飞,在风的参与下变换着他们的队形。

——我的记录就到此为止了啊……

——永别了,亚连;永别了,优……

坠落,疼痛,黑暗,一切……结束了。

……


--·--·--·--·我是偷懒复述dgm原作的分割线一号君·--·--·--·--


“……”

无边的黑暗中,似乎有个模糊的声音。

“……拉比……”

——原来是在呼唤我。

“拉比!”

——这是谁的声音?如此熟悉,如此温暖,如此亲切,就像……这声音一直就存在我的生命里,长过了永恒……

黑暗渐渐朦胧,凝成挥之不去的浓雾,雾中散发出的气息像磁铁一般牵着失神的着拉比不知不觉步入雾中。

——这是……梦呢,又遇到了那个常常会在梦中想起,梦醒后却忘记的气息,那个我一直追逐不到的气息……

视线所及只有混沌,不知时空。许久,蒙蒙的雾中多出了一株发着光的莲,灵动妩媚,拉比正惊异于它的美,努力回忆书翁的记录中有无相关记载时,那莲,竟然幻化成一个少年,一个美丽优雅如梦幻的少年。

“呵呵,拉比,我来接你了。”少年那繁复的发式在渐散的雾中飘动,那双颜色各不相同的双眼含着温暖的笑意。

“……我在哪里见过你吧?可是……我为什么没有记录过你?”疑问脱口而出。

“呵呵……”少年依然温暖的笑着,伸出细长白皙的手拉住了拉比的左手,与笑意截然相反的温度沿着指尖传递了过来,“拉比,你还是像我的阳光一样温暖呢。”

拉比的目光无法离开那个少年,就像他就该如此凝视,不,如此用目光帮对方温暖一样。

“我是骸哟,你的六道骸,与你相爱相知相伴的六道骸。”骸的目光沉醉般的望向拉比,“你不记得没关系,只要我在,你总会想起来——

“你会记起我的温度,我的味道,我的气息,我的呼吸与心跳;

“你会记起我们倾心爱慕,我们并肩战斗,我们培育的那火中的红莲在夕阳下怒放;

“你会记起几世前你我在我幻化的莲下相遇,一眼即永恒;

“你会记起上一世你为我而死,分离前我们约定再会并且永不分离;

“你会记起……”

……叮咚叮咚……

——这是……钢琴声?

迟疑间,拉比看到骸温柔微笑着的表情一滞,笑容里混杂进了失落与欣慰。

心底的某个部分隐隐作痛,拉比伸出了微抖的右手,想去安抚那张在掩饰难过的脸,只是,下一秒,那张精致的脸上已满是决绝:

“暂时的分离不要紧,但是,不要忘记我,也不要把我认错。”

“……什么?”拉比下意识的反问。视线里骸的脸却突然放大,接着,一个微凉的唇贴上了自己的唇。

拉比惊异地睁大了双眼,在极近的距离内,他看得到骸微合的眼帘在轻轻抖动,感觉得到骸急促却不慌乱的呼吸,他甚至听得到骸激烈有力的心跳声……渐渐地,拉比觉得自己的心脏也跳成了同一节奏,同样的频率再加上骸的“增幅”,让自己的心脏像要跳出胸口一样。

拉比伸出双手,牢牢地抱住了骸,亲密的接触让他感觉到骸缺乏体温的身体轻颤了一下,从下方回抱了自己,紧紧地,就像融在了一起、拥有了同一个身体……

当拉比用舌头尝到骸的味道的时候,他突然觉得记忆里某个线路似乎通畅了,在很远抑或很近的时空里,他们也是常常这样拥吻的,他甚至看到了那个长发且年龄稍大的骸,满眼泪水的吻了弥留时的自己,那个时候,他说了什么?为什么自己听不清……

……叮咚叮咚……

拉比听到钢琴的声音越来越近越来越清晰——

……叮咚叮咚……

突然的,记忆里一个温柔的声音清晰的跳了出来——

……叮咚叮咚……

——“等我。”

……叮咚叮咚……

——是了,那时,他说的是让我等他。

……叮咚叮咚……

——骸,我好困呢……

……叮咚叮咚……

——意识已经渐渐模糊了……

……叮咚叮咚……

——不……不可以……我还有话要说……

……叮咚叮咚……

——骸,我爱你,上一世这一世生生世世都爱你,胜过我的生命……

……叮咚叮咚……

——骸……我不要再次与你分开……骸……

……叮咚叮咚……

……


--·--·--·--·我是剧情烂俗无比狗血的分割线二号君·--·--·--·--


……

……叮咚叮咚……

……

拉比的睫毛微微抖动了一下,终于再次睁开了双眼。

“唔……唔?”

——这是……方舟里吗?

“啊咧?我不是掉下来了吗……”

——我没有死吗?那刚才的梦……等等,刚才我作了什么梦?

“怎么回事啊!?消失了的街道在恢复原状啊!!”

——我没有死……那么亚连他们也没事?

“开饭啦——!!!……开饭了啊亚连!!!开——饭——啦!!!!……”

——我是不是忘记了什么重要的事?

“等等……我们要是得救了的话……难道说优也……”

——是了!是莲花!我没忘记!果然是优呢!

“留锅盖头的优!!!”

——难怪我每次想到莲花都如此温暖,梦里是说我前世就爱着莲花的主人吧?真好^^

“谁是锅盖头啊你这胆大的混蛋兔子!”

——优也没事,太好了^^

……


--·--·--·--·我是偷窃篡改dgm原作的分割线三号君·--·--·--·--


水牢里,凤梨头的少年悲伤地摇了摇头,叹了口气,然后从他口中咕噜噜地吐出了一串气泡,只是,没有人听得到他在说什么……


--·--·--·--·我是恶趣味控浸水凤梨的分割线四号君·--·--·--·--


夕阳下,黑曜中的操场上,三个长长的影子在慢慢的移动。

某个瞬间,落在后面的少女停下了脚步,轻轻呢喃:“……骸大人?”

前面的两个少年慌忙回身:“骸大人说什么?”

“……你还是……认错了……”

“你这女人!又认错什么了?!”

……


--·--·--·--·我是用RK来结局的诡异的分割线五号君·--·--·--·--


夕阳把视线内的一切镀上了火烧一样的红色,包括天边那朵缓缓游动的莲花状的红云。

2008.04.29

留言

发表留言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