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语(二)

关于记忆

一切的过往,无论是痛苦的还是美好的,走过了,就无法再回到原地。只要有人可以记住它,就已足够;而如果有两个以上的人记得它,就是幸福。只是,希望它不是只留在我一个人的生命里就好。如果只有我,那就是囚禁了,被囚禁在记忆里——但愿不是。

2005.06.27


关于结婚

一直不喜欢结婚这个词,觉得没有了自由,仅仅只是被一张纸给拌住了。
如果是相爱的,如果是想在一起,那么不用那张纸,也会在一起;如果有一方想离开,即使有那张纸,也还是会离开。
看来,结婚的人,要么是认真的决定了,决定负责,要么就是很害怕独自面对——不是勇者就是弱者。
而我什么也不是,只喜欢相濡以沫,不一定要什么婚姻。
不过,结婚这个词还是神圣的,我很尊敬它,就像尊敬别人的宗教信仰一样,尽管我并不想尝试。

2005.12.27
聪明·笨

白雪公主的那种“笨”,并不是真的笨。大巧若拙,大智若愚——有时候,不管是装笨或是真笨都是在示弱,那是真正的聪明,往往比机关算尽更实惠更容易。
而一般人所谓的聪明,也许会聪明得过了头,反而成了“聪明累”。
该聪明的地方笨得要死,该笨的地方又不笨了,这才是真笨。比如我。

2005.12.28


关于武侠的文风简说

想起很久以前曾在一个金庸群里发过一番关于现代几个武侠小说作家文风与思想到评论。
金庸是个亦正亦邪的剑客。有心计,强调个性,性情中人,但是很理智,即使一时冲动,事后也会自我反省尽量补救。
古龙是个邪气的无形浪子。只看得到自我,以自我为中心,凭感情做事,不按常理出牌。
梁羽生是个有着正统思想到老学究。黑白分明,凡事理大于情,情须为理让,像个道学先生,以致于有时过于迂腐。
黄易是个有些思想的小混混。明白匹夫之责,可是却会先考虑自己的得失,在人与人间尽量占些小便宜。
至于其他人,没有自我风格,无法评论。
评论也不很准确,只是诸位大侠的作品给我的第一感觉罢了……

2006.09.26




聚散两依依


不喜散,亦不喜聚。
聚,很美好,可惜快乐的痕迹太重,而结果却只能有一个,于是那聚后的散场总会让人加倍的落寞——因为人还有记忆,人还会怀念。
聚后又散,不如不聚。

2007.12.24

留言

发表留言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