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口袋一号


此篇得名也算有趣:李长吉出门的时候会携一背囊,俗称诗口袋,得句即录下投入其中。当然,在下的打油岂能与诗鬼之作相提并论,只能降“诗口袋”为“油口袋”,用作堆积偶得散句。但愿油口袋里的半油都有变成全油的一天;不在口袋里的……已经被我遗忘得很彻底了-_-


(一)

樱落随逝水,春过不须归。

这联本是随口而得,要凑成一首竟是百思也不能。

(二)

君来水中月,君去不留痕。
思君明镜里,明镜已生尘。

这首和上联一天而得,只是前半首极似白香山的词,后半首意境又与前面不很和谐,失败作。


(三)

掐破金橙琼液流,清香袅袅逸唇喉。
朵朵云丝纷纷绕,片片月牙簇簇收。
……
唇齿留香舌已醉,哪管汁水染袖头。

在南吧翻帖子,翻出06年11月以《吃橙子》为题信口胡诌的半首,纯属玩笑。


(四)

河汉浅浅隔爱侣,鉄链长长锁鹊桥。

这一联是给L月吧的七夕贺……本想写一首的,当时似乎半夜犯困,就顺手涂了一联作罢……有对不起灰灰的感觉|||


(五)

驻马地,扬尘处,枪挑来时路。

前日偶得,有感于今年的处境,也有近日迷上的白马银枪将军形象。

留言

No title

火途道,风起时,手拨眼前雾。

No title

白马银枪!
白马银枪!!
白马银枪!!!

赵云哥哥啊TAT

发表留言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