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士二则

真正的隐士


读《百喻经·愿为王剃须喻》。一个国王的亲信冒死救了国王,当国王问他的要求时,他却只要求为国王剃须。经文的最后,评价他是个愚人:不要权利地位却去要求那么可笑的事。

他傻吗?从能力上讲,如果没有治国之才,即使身居高位有用么?误国误民让自己良心受谴责、在后世留骂名吗?从伴君之道讲,如果为臣的一味居功,国王即使因为面子只能暂时答允,事后也不会让他好过,拈个错拿下已是较好的结局了。从感情上讲,那个亲信可能与国王感情极好:或是不足为外人道的莫逆之交——国王不过是想替好友寻一个升迁的借口,或是国王根本不知道这个亲信有多么仰慕他——所以才用答应一个请求这样俗套的承诺来侮辱亲信不要命救他的真诚感情。在感情面前,权利地位都不值一提,亲信淡淡一笑:“那就让我为主上剃须吧。”——那么,他不傻。

他值吗?没有了让自己愧疚遗憾留骂名的风险,避免了陷自己于摔下来的困境中,至于感情,根本就无关价值。——那么,他值。

幡然而悟,那个亲信是个真正的隐士,呵,“大隐隐于朝”。

2006.01.21



再谈隐士


总是在出世与入世间矛盾,总是在渺小与短暂中感叹,于是,频频想到隐士。

对于隐士,只有仰慕。那种淡然使我只要想象出来,就不禁心驰神往。我是爱那份洒脱的。只是我至今还没有见过一个真正的隐士。历史上的那些?笑话,他们已经名垂青史了——他们那张扬的隐居只是一种或怀才不遇或对现状不满的抗议而已,真正的隐士不是隐给别人看的,是与不是隐士,恐怕只有他自己知道。

话又说回来,真正的隐士其实是自私的。他的存在只是为了自己心里的宁静,与世无争,却也与人无益。没有梦想,没有未来,没有火花,没有要担的责任。是轻松还是悲哀?

人与人是不同的。同样看到了自己的渺小,看到了人生的短暂,能者选择做一番大事名垂千古与短暂抗衡,智者选择清清淡淡过活接受事实。那么我呢?该怎么做?得意时作隐士,失意时作卧龙?笑……竟然回到我的座右铭上了——“得意淡然,失意坦然”。

那么,你呢?

2006.05.09

留言

发表留言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