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不语,何不语

我知道自己不够坦荡,总是有顾忌,不肯坦然说出所有,比如我现在左耳内肿得几乎什么也听不见,右耳也只是不时听得到,比如我这会儿在低烧,半点精神也没有,比如家人病情恶化,我难过得想着为什么倒这个霉的不是我这个一无是处的废柴,比如……我做不到谎称自己健康自己没烦恼,但我可以尽力回避这些话题。我知道自己对别人说不出这些事实的原因,我怕麻烦,我怕给别人添麻烦,我怕或怜悯或歧视的目光——确切地说面对歧视反而坦然,因为我没做错任何事,我甚至可以骄傲的怜悯对方世界观的扭曲,虽然扭曲的世界观也有它存在的意义我应该没资格为其惺惺作态。
当然也许我没说只是找不到说出来的意义。无事可做时讨别人的同情?遇到困难时放低姿态让自己成为弱势者成为累赘?做错事或没做好时用作借口托辞抵挡别人的指责也成为自我安慰?被误解的时候说出来企图以对方或许存在的瞬间不忍来求得别人的理解?授人以柄成为他年被人嘲笑的理由?大公无私的成为闲聊的八卦谈资?或者让自己想保护的人替自己难过两个人相对无语惟有泪千行?……想起来就恶心。我一直希望平等,虽然不忍心也不可能强求别人但我至少可以要求自己——我承认我有完美强迫症。
我也没傻到认为所有人都像我一样屁颠屁颠的把别人对自己诉苦理解为信任尊重看得起,以己度人只适用于自己不想要的结果讨厌的事,“别人的想法不重要”这种话也只适用于别人主动挑衅的时候而不是自己去招惹别人。
我清楚的记得年初由于打击太多一改往日原则抱怨了数次之后换得的“哭诉”评价。当时第一反应只是后悔,为着自己的失言,很快就是自惭自责,为着我自弃了骄傲,也为着我从儿时就定下的永不悔原则。
给了别人鄙夷我的机会是我自己的错,一而再违背原则的结果就是自食恶果,而困难也确实是最好的老师,我想我现在至少比以前坚定。也许我会有完全坦荡的一天,但那需要一个也许终生不遇的机会,在那个机会到来前我会比以前任何时候都坚定的坚持我的原则。

留言

只限管理员阅览

此留言只限管理员阅览

发表留言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