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花风云录·前传+1-3章

前传·风荷


却道升平年间,三晋有个奇人,姓骆名尽,自号“闲花主人”。

这骆家本是皇商,家资雄厚、财路广通,偏又世代习武,竟是个武林世家,黑白两道都要让他们三分。到了骆尽这一代,他本是长房长子,却不善理财,独好琴棋书画文章武艺这般副业;学了这些又不去考状元武举,说是那些虚名浮利都不值得去消耗生命。骆老爷子恨铁不成钢,无奈之下竟不去管他,将家业尽数传与了次子骆极。

那骆极总觉得于兄长有愧,就不吝在他身上花钱,任由他挥霍。于是这骆尽索性常年离家远游,花银子就如流水一般,一路游山玩水一路收集大量的琴谱棋谱武林秘籍。因路上携带不便,这骆尽一头走,一头记,竟将这一众书谱尽数记在心里。

这骆尽本是一个奇才,那数不清的书籍谱子在他心中融为一体,琴棋武艺皆登峰造极,成为一代宗师。加之其为人十分古怪,有时行侠仗义,有时却又去相助恶人,一时间“闲花主人骆尽”大名传遍江湖。晚年,闲花主人退隐江湖,说是要将一生所见所闻所学所用记成一本《闲花集》,至于这书成与未成,却是无从得知了。

这闲花主人骆尽,早年娶有一妻,生有一子骆华,是乃叔管家理财的得力助手,素为骆尽不喜。骆华无子,晚年方得一女,爱若珍宝。这位骆小姐百伶百俐,行事不按常理,大有乃祖遗风。十六岁上与一位落拓江湖的穷书生相识,竟私定了终身。骆家自是不满,出面干涉。这骆小姐表面应承家里,却趁人不备随那书生走了,从此再无音信。

自骆小姐离家十年后,骆家因朝里的靠山靖安老王爷坏了事,就此一败不起,骆家后代也渐渐都不知所踪,偌大一个骆家竟似平地消失一般无影无踪了。




第一章·改之


和风熏柳,花香醉人,正是江南春光漫烂季节。苏州城中姑胥桥边,杨柳拂风,莺和燕舞。桥上行人如织,一青衣少年站在桥头,背上背着一个书篓,肩上挎了一个青色的布包,一幅云游书生的打扮。只见他远望着江南那独有的流水,眉宇间透出一丝的惆怅。

少年书生微微叹了口气,转身进到街对面的客栈内对掌柜问道:“掌柜的,还有客房吗?”只见那掌柜的满脸堆笑:“客官,真是对不起,本店的所有房间都已经被包下来了。不仅如此,整个苏州城的客栈都已经被包完了。客官你一个书生,我看在城里很难找得到店住下来了。”少年好奇道:“这可奇了,这诺大一个苏州城,谁能有本事能把所有的客栈全部包完?”那掌柜的笑道:“客人是个外地人,有所不知。如果是别人,自然是办不到了,换成本城王员外,那此事就的确如此!”少年问道:“那这王员外又是什么人?能有这个本事?”掌柜微微一低头,轻声道:“这王员外本是朝廷的一个武官,在朝的时候有些人脉回乡做私盐生意,后来发迹了,嫌在天子脚下做事惶惶不得终日,干脆告病归乡,回到这苏州城里当了个员外继续做生意,没人知道他到底有多少钱。”

少年皱皱眉头道:“他做私盐买卖把全城的客栈包了做什么?”掌柜笑道:“王员外可是武官出身,习得一身好武艺啊,特别是那一手的好剑法,无人能敌,城里的禁军教头们都不是王员外的对手!苏杭没有人不知道王员外的名头,因为为人丈义,在江湖中也颇有威望,明天王员外要主持个武林大会,以武会友,连少林武当那些门派都被邀请来了,来参会的只要手持大会名帖,苏州城内任意客栈随意留宿。”

少年冷笑道:“原来如此,怪不得我在城里转悠了几个时辰都找不到空房啊,这不是让其他人都睡大街上去了吗?”那掌柜的歉意的笑笑说:“对不住啦客官,我看您还是早点考虑出城找个地儿凑合一下吧,在城里还真找不到凑合的地儿了。”

少年出得客栈,突然觉得后面有一股风在身后轻轻拂动着,似有非有,渺无定式。猛的回头一看,一个方士模样的人立在墙边,朝自己微微的点头笑了笑。少年知道这个方士定非一般人,于是定了定神走了过去,微微一揖说:“先生可能为小生卜得一卦,也知祸富旦夕?”方士道:“公子自是非凡人也,本道送诗一首,公子日后便知。”于是方士吟到:

春江汤汤孤月轮,春月皎皎照玉人。
闲琴沉香转眼逝,独留使君一江魂。

少年再要问时,那方士已转身而去,少年马上追去,却始终追赶不上,慢慢地,在人群中已经无处可寻了。



第二章·风荷


那少年怔了半晌,方沿着路走了下去。思索中不知走了多久,竟闻到一阵饭菜香气,抬头一看,原来路边有一间兼买饭食的小客栈。那少年这才觉得肚饿,抬脚进了客栈,要了碗阳春面,放下书篓行李,坐在角落等候。

正在这时,却见一名青衣少女匆匆的从客栈后院入内来。因还未到用饭时间,厅堂里几乎没有客人。那少女扫了一眼厅堂,一时没注意到角落里的那名少年,就向柜台后忙碌的店主颤声喊道:“爹!娘……她又呕血了!把刚吃的药也呕出来了!快!”说话时眼里还含着泪水。店主闻言也是一惊,叮嘱小二一句,转身也向后院奔去。

那少年心里一颤,竟不自觉的就跟着那对父女进了后院,那对父女情急之下也没注意到他。一路走过去,只见小院干净整洁、一目了然,天井中一棵杏树,杏花开得正盛。脚步不停,进了正中的屋子。房间里窗明几净,只是散发着浓浓的药味。只见一名妇人斜倚在床上,盍着双目,脸色蜡黄,嘴边还隐隐留有血迹——竟是晕过去了。床边盂内尽是呕出的混着鲜血的汤药。父女两人慌忙上前,七手八脚的掐人中捏虎口,无奈无论怎么弄就是不醒。

正是手忙脚乱之时,却听那少年道:“老丈如果信得过我,我倒是可以救醒这位大婶。”父女二人这才惊觉房内还有一人,却都怀疑的望向他。只见那少年从怀里摸出一个紫檀木的雕花小盒子,打开后,里面竟是一排排的金针和银针。这父女二人是见过大夫针灸的,这才松了口气,由得他去医。却见那少年用金针刺进病人人中、虎口等穴,不大工夫,那妇人就慢慢睁开了眼睛。父女二人惊喜万分,再无怀疑。

随后,那少年为病人号脉、开药方,那店主千恩万谢的抓了药回来。直到把药煎好、病人服下、又稳稳睡下,眼看着病人气色见好、天色却见晚,那少年才放心的起身,准备离开。却见那店主拦在门前,一揖到地:“小老儿姓乔,名福,人称乔老儿,自家经营这祖传老店……孩子他娘这病可是够缠绵了,吃了多少剂的汤药,就是不见好……今天真是多亏了恩公啊!敢问恩公尊姓大名啊?日后孩子他妈供牌位时也好写上……”乔老儿还在喋喋不休,那少年一笑,道:“晚生莫聆风。乔老丈不用客气,身为医者,理应为之。恩公、牌位之类更是休要提起,晚生实在是生受不起。”说罢复又一笑,转身又要离开。

那乔老儿一急,正要再拦,却见莫聆风似乎想起什么停在了那里,急忙赔笑迎上前去。只听莫聆风道:“乔老丈,这里可有空房么?”那乔老儿先是面露难色,随即却赔笑道:“不瞒恩公……不瞒……莫公子说,小店已被城中王员外包下了,不接待没有大会请柬的普通客人……但是恩……莫公子不是普通客人,小老儿不会收您的钱的……如果莫公子不嫌弃,就住这小院西厢的屋子吧,那里是小老儿的私宅,不是客栈……”莫聆风忍不住一笑,打断道:“如此甚好,晚生谢过乔老丈了。”只说得这句,那乔老儿就大叫小二搬行李摆饭,一时间,这偏僻小店倒甚是热闹。



第三章·风荷


莫聆风一觉醒来,见窗外甚是明亮,想到自己竟一夜黑甜,睡到大天亮,实是惊讶。急忙披衣起身,才发现不过是月光明亮,——原来今日竟是十五,不觉失笑。索性趿了鞋子,踱到中庭。却见庭中那一树杏花沐浴在月光下婆娑起舞,满树的花朵也在微微轻响,似是在轻敲檀板,树下班驳的花影也在起舞相和。良久,莫聆风竟觉得那风月杏花独将自己丢在了一边,不由得十分落寞。转身走出客栈,信步走了下去。

不知走了多久,只听得远处隐隐有琴声传来,氤氲缥缈,听不真切。于是转了几个弯,寻那琴声而去。渐行渐近,终于辨出,那人弹奏的是一首《春江花月夜》,时而如低诉,时而如沉吟,时而如喜悦而叹,绝妙之极。一时间莫聆风技痒难搔,随身拿出一支通体碧绿光泽莹然的竹箫来,呜咽相和。远处那琴声滞了一滞,随即又如行云流水般流畅起来。琴箫声此起彼伏,静静听来,琴声如同江中流水清脆绵长,江畔之花馨香四溢;箫声好似云间明月光华倾泻,云边轻风明澈流畅。一曲终了,琴箫齐止,四周竟似一下子连虫豸都没有了声息。

良久良久,两处都是轻叹一声。莫聆风这才回过神。转过一排高大的柳树,眼前竟是一条几丈阔的河,河中央泊着一艘精致小巧的画舫。船头端坐着一名白衣女子,乌云轻挽,衣带襟风。月光水气檀香层层笼罩之下,虽看不真切容貌,但那绰约丰姿竟似云中仙子一般,令人不敢接近亵渎。

莫聆风一时竟看呆了。只听那女子“嗤”的一声轻笑,莫聆风脸上一红,慌忙作揖道:“晚生莫聆风,表字萧然……得闻小姐雅技,实是荣幸之至,却又无意间打扰了小姐,晚生告罪了。”那白衣女子闻言起身,敛衽一礼,轻启朱唇,漫声道:“妾身拙技让莫公子见笑了。莫公子技艺高超,不必过谦。”说罢坐回琴案前,又随手添了一把檀香,向莫聆风一笑道:“妾身就再勉力一曲,以谢公子雅音。”略一沉吟,纤纤十指在琴上一抹一捻,淙淙山泉便从指间流淌出来……

……风在彩色的山谷间低徊,混杂着落英的芬芳,幼鸟的呢喃……远处青葱的山峦环着云的纱衣,云海里一群群飞鸟恰如鱼儿游水般若隐若现……

俄而,琴声止歇。那白衣女子眼含询问,微笑望向莫聆风。莫聆风问道:“敢问小姐:此曲曲名为何?”白衣女子垂目道:“此曲本是即兴之作,仓促之间既不完整亦不曾取得名字。如蒙公子不弃,还请不吝赐名。”莫聆风闻言喜道:“能命名此曲,实晚生之幸也!”

正思索间,却闻得一声尖锐的哨声,随后是暴烈般的巨响。两人吓了一跳,仰头一看,却是河对岸有人在放烟花。不年不节的放烟花,虽然奇怪,却也别有一番趣味。一时间四周三三两两的鱼船画舫纷纷围将过来,争着看烟花。

莫聆风心不在焉的看了会儿子烟花,回头又在众人中找那白衣女子之时,那艘小画舫却已不见了踪影。莫聆风一惊,沿着河岸寻了好久,却依然不见那画舫与白衣女子的踪影,不由得怅然若失,悻悻的沿记忆中的原路向客栈走去。


2005.05.04~11

Tag : 闲花风云录

留言

No title

……再看一遍果然还是很爱此篇。行文风格自是大爱,加上前传部分的补完,剧情衔接就更为顺畅。只不过汝们都已无意续文实在可惜啊。

发表留言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